中國首例操縱證券市場洗錢案剖析

中國首例操縱證券市場洗錢案剖析
上一篇       下一篇

案例回顧

2010年7月22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汪建華、汪謙益和趙志宏洗錢案,三名被告分別是有股市“黑嘴”之稱的汪建中的兩個哥哥和前妻弟,他們被控涉嫌幫助汪建中琴清洗操縱證券市場非法所得3.85億余元。本案是中國首例由操縱證券市場引發的洗錢案件,同時又涉及到我國最大的個人操縱證券市場案,因而受到社會各界和新聞媒體的廣泛關注。

汪建中:從“名嘴”到“黑嘴”

案件要先從鼎鼎大名的王建中說起。

汪建中,北京首放投資顧問有限公司法人代表。1968 年出生于安徽省懷寧縣洪鋪鎮,在艱苦的環境里,汪建中以優異成績考上廈門大學,成為鄉里第一位大學生,主修金融專業。1989年至1998年,先后就職于中國工商銀行某分行和中國國際航空公司;1998年至2001年,就職于北京中投策投資顧問有限公司。2001年8月,汪建中注冊成立了北京首放,持股比例為80%。曾作為中央電視臺二套《中國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被安徽電視臺選為“資本市場的安徽七大名人”之一。媒體評價汪建中“在長期的證券市場研究中形成了獨樹一幟的實戰分析理論和投資理論,對證券市場運行有敏銳洞察力和較為精準的把握。開創性的在國內首開板塊實戰研究先河,在板塊、個股實戰機會研究方面處于國內咨詢機構領先水平,預測出了眾多的市場熱點和多次大的行情?!睋襟w報道,汪建中在 2007年1月捐 200 萬元給安徽省高河中學發展教育,并在08年2月份捐資360萬成立安徽建中教育發展基金會,來捐助貧困失學兒童。

2008年5月,中國證監會于對汪建中、北京首放涉嫌操縱市場行為立案調查。調查發現,2007年1月至2008年5月期間,汪建中利用北京首放及其個人在投資咨詢業的影響,借向社會公眾推薦股票之際,通過“先行買入證券、后向公眾推薦、再賣出證券”的手法操縱市場55次,買賣38只股票或權證,累計非法獲利超過1.25億元。2008年10月23日,中國證監會依照《證券法》做出行政處罰決定,沒收汪建中非法所得1.25億元,并處以罰款1.25億元;同時撤銷北京首放的證券投資咨詢業務資格,對汪建中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9月27日,證監會將案件移送公安部,公安部指定北京市公安局對汪建中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犯罪立案偵查。從歷史情況看,股市“黑嘴”受懲并非孤例,但涉嫌操縱市場移交司法,汪建中卻為第一人,同時這也是中國證監會對個人操縱證券市場違法行為開出的最大罰單,汪建中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黑嘴”。

汪氏兄弟:“洗錢”親兄弟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證監會于2008年5月27日對汪建中涉嫌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立案調查,此后分別于同年5月30日和7月批凍結汪建中1.67億元和1100萬元資金。熟悉案情人士指出,實際上,證監會在5月30日凍結汪建中違法所得的1.67億元后,進一步調查發現其非法所得遠非如此,再次凍結時卻發現其違規操作賬戶僅剩1100萬。其他的錢哪去了?起訴材料顯示,早在證監會在 2008年5月30日凍結汪建中名下1.67億元以后,汪建中及其家屬就開始近乎“瘋狂”轉移汪建中名下的賬款?!按蛘逃H兄弟,上陣父子兵”,汪建中在謀劃洗錢的時候優先想到了他的親兄弟——汪建華和汪謙益,后來還有前妻的弟弟趙志宏。在庭審過程中,汪建華、汪謙益供述,2008年6月份,汪建中回到合肥,找到他們二人和另外一個哥哥,說證監會凍結了自己1.6個億資金,他感覺很害怕,弟兄四人商議如何化解這次風險。這次見面汪建中給了汪謙益一張銀行卡,叫汪謙益等人幫著處理一些資金,并告訴他們“這樣雖然是違規操作,但頂多就是罰點款?!庇捎谕艚ㄈA、汪謙益兄弟只有初中文化,對金融及法律知識并不了解,因此聽信了弟弟的話,決定幫著弟弟渡過難關。

汪建中的親屬都是安徽人,最開始轉賬、分賬、取現的地點都在安徽省合肥市,后來因為不熟悉地形,后期的資金轉移集中在他們熟悉的安慶市。不僅僅在安徽省內,汪建中身邊的人在此期間“轉移資金”的路徑還包括常州、武漢、南京等地。2008年6月開始長達數個月的時間之內,南京、上海、合肥、安慶、武昌等地都成為汪氏兄弟幫助弟弟汪建中轉移賬戶資金的地點,汪氏兄弟每次都開著后備箱里裝滿現金的寶馬車在長三角多個城市奔波。幾乎每一次的轉移資金,

都是少則數百萬元,多則數千萬元,涉及的賬戶包括汪氏所有的直系親戚。

央行反洗錢: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據報道,2008年11月8日,汪建中在合肥希爾頓酒店被北京公安局逮捕。但公安人員帶走了汪建中本人,卻沒有帶走他的車。當時,1500 萬元巨款就悄然躺在汪建中留下的“林蔭大道”牌轎車后備箱里。這部車后來被趙志宏開赴安慶,以慣用的方式將資金分別存入幾個不同銀行賬戶進行轉移。盡管洗錢手法巧妙,但仍未逃出央行反洗錢監控。

據了解,2008年8月,安徽省境內有金融機構頻頻出現巨額資金交易,數額高達 2 億余元,資金往往大額進入賬戶,然后短短幾天內,就會被分批次取現殆盡。這一可疑現象引起了央行合肥中心支行的注意,經過調查后發現,汪謙益、汪建華、趙志宏等人將高達2億余元的現金先存入幾人事先開設的銀行賬戶,然后分批次在省內多家銀行取現。此三人正是汪建中的二哥、三哥和前妻弟弟,可疑交易時間也與王建中操縱證券市場案恰好吻合。央行立即將這一可疑交易線索向安徽省公安廳報案,公安機關經立案偵查確認上述三人涉嫌洗錢犯罪,分別于11月18日和12月9日將三人抓捕歸案,人贓俱獲。

公訴機關指控,2008年5月27日,中國證監會對汪建中涉嫌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立案調查后,汪建中因害怕證監會凍結其更多財產,遂使被告人汪建華、汪謙益幫助其轉移資金。同年6月,二被告人在明知資金系汪建中操縱證券市場的犯罪所得的情況下,仍受汪建中的安排為其提供資金賬戶,通過轉賬等方式協助資金轉移。其中汪建華轉移1.08余億元資金,汪謙益轉移1.05余億元資金。在二被告人完成涉案資金的轉移后,同年7月至8月,被告人趙志宏又受汪建中的指派繼續分流資金。同年9月,在得知證監會對汪建中做出行政處罰決定時,被告人趙志宏按照汪建中的指示,親自或安排他人直接取現1.72余億元。

其洗錢手法紛繁復雜,令人眼花繚亂,涉及到多家銀行的數十個銀行賬戶。

具體洗錢事實如下:

2008年6月1日,汪謙益從戶名為汪謙益工商銀行卡取現6600萬元存入戶名為汪謙益的另一工商銀行卡;6月3日,從戶名為汪謙益的工商銀行卡轉存1860萬元(其中取現14萬元)至戶名為汪謙益的另一工商銀行卡。

6月2日至4日,汪建華、汪謙益從戶名為汪謙益的工商銀行卡取現 2210萬元,分別存入戶名為劉愛蓮的光大銀行卡1510萬元、戶名為劉愛蓮的招商銀行卡700萬元。

6月4日,汪謙益從戶名為汪謙益的工商銀行卡取現6236萬元存入戶名為劉翠霞的工商銀行卡,后又全部轉存至戶名為劉翠霞的另一工商銀行卡,并將資金全部分流。

6月18日至19日,被告人汪謙益從戶名為謝玲玲的工商銀行卡取現141萬元;6月18日至27日,汪謙益從戶名為錢美霞的工商銀行卡取現 399 萬元;6 月

18日至27日,汪謙益從戶名為錢美霞的另一工商銀行卡取現521萬元。

6月4日,被告人汪建華從戶名為劉和平的工商銀行卡取現200萬元存入戶名為汪建華的工商銀行卡;6月5日,汪建華、汪謙益從戶名為劉和平的工商銀行卡匯款1000萬元到戶名為查明曰的工商銀行卡;6月7日,汪建華從戶名為劉和平的工商銀行卡匯款2000萬元到戶名為李鳳秀的工商銀行卡;6月10日,汪建華從戶名為劉和平的工商銀行卡匯款1000萬元到戶名為李鳳秀的建設銀行卡。

6月10日,汪建華從戶名為劉和平的工商銀行卡取現1800萬元,存到安徽省建中教育發展基金會工商銀行賬戶。

7月1日,被告人趙志宏存700萬元至戶名為汪建華的交通銀行卡。

9月,被告人趙志宏分別從戶名為李江來的工商銀行卡取現4690萬元、戶名為錢建根的交通銀行卡取現1420萬元、戶名為趙志宏的中國銀行卡取現6924萬元、戶名為劉愛蓮的光大銀行卡取現1510萬元,戶名為劉愛蓮的招商銀行卡取現1990萬元。

公訴機關認為,三被告人在明知資金系汪建中非法所得的前提下,為其提供資金賬戶,通過轉賬等方式協助資金轉移,涉嫌洗錢罪,應追究刑事責任。目前,此案還在進一步審理之中。

啟示

首先,證券業是反洗錢工作的重點領域。隨著銀行業反洗錢工作的不斷完善,越來越多地犯罪分子將洗錢渠道轉向證券業等投資領域;同時,證券市場變幻莫測的內在特點,也給洗錢行為提供了很好的掩蓋。對此,國際權威反洗錢組織——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要求各國強化證券業反洗錢措施,并于 2009年10月發布了《證券業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指引》[4]。我國 2006 年《刑法修正案(六)》中已經將包括操縱證券市場在內的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列為洗錢罪的上游犯罪,從而加大了對證券領域洗錢犯罪的打擊力度;2007年《反洗錢法》將銀行業、證券業和保險業統一納入了央行的反洗錢監管之中,從而為有效預防和打擊跨領域洗錢犯罪提供了制度保障。本案就是央行充分發揮反洗錢監管職能、有效監控跨領域洗錢犯罪的典型例證。

其次,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的反洗錢問題亟待重視。本案中,汪氏兄弟濫用了“安徽省建中教育發展基金會”的銀行賬戶進行洗錢活動,這為我國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的反洗錢監管問題敲響了警鐘。國際上一直非常強調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NGO)的監管,特別是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方面的監管。資料顯示,恐怖組織和犯罪分子常常利用慈善機構等名義從事洗錢和恐怖融資活動,因此,加強慈善機構等非政府組織的監管,特別是對捐助資金來源性質的審查,不僅可以防范犯罪分子濫用慈善渠道洗錢,更有利于慈善事業的長期健康發展。

再次,親屬洗錢,害人害己。長期受儒家文化影響,中國人在心理上對親屬之間存有天然信任,從而外話為行為上的積極互助,表現在洗錢方式上,犯罪分子也往往通過親屬洗錢,親屬往往不會拒絕。這一點在涉及腐敗、毒品等洗錢案件中表現的尤為突出。但大量案例證明,這種“幫助”非但不能使親屬脫離險境,更會害人害己。本案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自己也身陷囹圄,或許是現在汪建中最好的寫照——現在,他的兩個哥哥及前妻弟涉嫌洗錢犯罪正在聽候審判,而他的老父親因為三個兒子相繼被捕于去年11月27日含恨自殺,他二哥汪建華的丈母娘也因女婿被捕而自殺身亡。

最后,三名被告在陳述環節的言語發人深思……

汪謙益:“我是平民老百姓,文化低,認知有限,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希望法庭依據事實、證據,公平審理,判我無罪?!?/span>

汪建華:“走到這一步,我對不起我的家人。如果法庭判我有罪,我會伏法。法律是無情的,但是法律也是公正的,希望法庭做出公正的判決。我以前不懂法,只顧兄弟情義,以后我一定要遵守法律?!?/span>

趙志宏:“我今天作為一個被告站在這里,是因為小時候沒有讀書,不愛學習,文盲加法盲,才導致了今天的結果。我在看守所內學習了一些法律,以后出去一定依法行事?!?/span>